林双木__土哈的快落是真实的吗

媳妇儿@木习先
土哈圈啥子都磕,主GOSH🔥
CSC一顿瞎磕
国家一级懒癌运动员

【沐已成周/卜岳】VIP宿舍二三事【一~二】

  一、
  
  周锐刚睡醒,一头长发乱蓬蓬的,眯着眼撇着嘴,浑身上下散发着颓废的气息,外边韩沐伯礼貌性地敲了敲门,告诉他们要采访了。
  
  周锐打了一个哈欠,叫蔡徐坤帮他拿一下挂在阳台的制服,而阳台,在跨越了大半个宿舍的对面。
  
  蔡徐坤早就起床了,忙着猛磕维c和钙片,朝门口努了努嘴,示意周锐可以叫韩沐伯帮忙。
  
  周锐用刚起床,了无生气的声音,把韩沐伯叫进来,让他帮一下忙,韩沐伯翻了个高级的白眼,百般不愿意地去了,临走前还为他觉醒东方的弟弟们敲诈了周锐20块钱买零食,锤了周锐的肩膀一下,叫他快一点不要拖拖拉拉的,周锐这才僵硬地爬下床,毫无意识地走进厕所打理自己。
  
  三十分钟过后。
  
  “哎,哥!......”周锐从厕所里探出了一个头,对上韩沐伯的眼神,想起了自己那浸满心血的二十块钱,“算了,我自己去拿吧,不麻烦你了。”
  
  “不,请麻烦我,这儿有两百送你了,求你麻烦我。”
  
  “???????????????”
  
  钱正昊眨眨眼,疑惑地瞅了一眼厕所门口的俩人,被蔡徐坤掰正了脑袋,不让他看,蔡徐坤拍了拍他的头,语重心长地说:“别看了,你还小,不懂得四个月没见到女人的成年男性有多可怕。”
  
  
  
  
  二、
  
  像伽利略研究一重一轻两个小球绑在一起下坠速度变快还是变慢一样,vip宿舍的各位正在思考一个严肃的命题:一个成熟的男子与一个幼稚的小孩在一块混几年,是小孩会变得成熟还是大人会变得幼稚。
  
  周锐一拍桌子,押上两百块早上刚被别人塞的钱,赌小孩会成熟,还有理有据的用妈妈养儿子的论证举例,瞬间说服了天天被韩沐伯教练拖着训练的秦子墨,他想都不想追加了一只女团舞,输了就跳的那种。
  
  蔡徐坤摸摸下巴,瞅了一眼和秦子墨一起朝着自己“略略略”的周锐,大手一挥押了个猫耳卖萌十连拍,钱正昊刚想追加一首可爱颂,就被蔡徐坤按住脑袋,板着脸说:“小孩不能赌博。”
  
  为了验证这个课题,周锐观察了所有练习生,最后把腻在一起的卜凡和岳明辉挑出来,斥巨资用五包糖贿赂了他们宿舍的灵超,为了实验求证的严谨性让灵超把半夜他哥带出去一晚上,一行三人悄咪咪蹲在门口,猥琐兮兮的和做贼一样趴门上偷听。
  
  “我弟呢?”秦子墨左右上下都没看见钱正昊,小小声问蔡徐坤。
  
  “小孩儿不准熬夜。”切换到严父形象的蔡徐坤表情严肃。
  
  “偶尔一两次没关系。”一个毛绒绒的脑袋突然在蔡徐坤脸旁出现,眯着眼笑得可甜了,手上还拿着一大包薯片,蔡徐坤刚想把小孩儿赶回去好好睡觉,周锐竖起食指打断他们:“嘘——有声儿了。”
  
  坤音宿舍仅剩的俩人不知干什么,悉悉索索的声音是床铺晃动。
  
  秦子墨和蔡徐坤认真听着,吃友周锐笑着朝钱正昊挤挤眼睛,钱正昊隔空给了他一个亲亲报答他。
  
  “你干嘛。”岳明辉小声说道,“别钻我被窝里,你这大个儿......”
  
  “你真想当我妈了啊。”卜凡的声线压低了之后有一点哑,“那行,妈,儿子饿了。”
  
  岳明辉抖着声音:“自己去拿...嗯!......你,哈啊...你停下......”
  
  “儿子饿了当然是要喝奶。”似乎是透过了什么布制的东西,卜凡的声音闷闷的,还有点模糊不清,嘴里含着什么一样:“你这个妈妈不称职啊,胸看着大没有奶水,要再用力一点了。”

  “不,不要...这是,啊!这是在...宿舍,你发什么疯!”本来还严厉的责问在最后七拐八拐的甜腻尾音衬托下,颇为欲拒还迎。
  
  “前十爷们儿的北京汉子叫得这么骚啊......”
  
  我们,走吧。门外的俩钢铁直男蔡徐坤和周锐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同样的四个字,蔡徐坤拉住秦子墨的制服,硬是没拽走好奇地竖起耳朵听的秦子墨,蔡徐坤不得已用眼神向周锐求助,周锐的手早在发现不对的第一时间就捂上了钱正昊的耳朵,没有空余的手可以帮蔡徐坤拉人,狠下心一脚踹秦子墨屁股上,秦子墨这才眼角泛着泪,鼓着嘴巴委屈兮兮地被拉回去了。
  

  后记
  
  讨论半天依旧没有辩论出这个问题的答案,钱正昊作为唯一的见证人,坐在整个宿舍最高的床上,盘着腿听正反双方互怼。
  
  周锐坚持自己的观点说大人青天大人啊您听草民一言小孩要是不成熟怎么会动手动脚哎呀我都没眼看了这结果不是很明显吗。
  蔡徐坤奋起直追说不不不法官您别看那个古代剧组跑出来的人现在都二十一世纪了醒一醒你大清已经亡了你看卜凡都从二十几岁的大男人退化到几个月大小的人了这还不是幼稚吗。
  秦子墨在观战顺便嗑瓜子吃泡爪,被周锐一个肘击趴床上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也参与了这个赌局,扁了扁嘴说哎钱青天你看卜凡明明就是肮脏的成年人的做派要不然我怎么会听的那么开心导致我现在屁股还痛呢。
  
  最后和秦子墨一起嗑瓜子吃泡爪顺便还有周锐送的薯片吃的钱正昊猛地一拍床断了这个案子:“庄家通吃。”
  
  “???????????????”
  
  “一会儿记得把两百块钱女团舞猫耳卖萌十连拍给我。”最小的弟弟笑得灿烂,充满了社会的香甜。

评论(7)
热度(176)